欢迎访问大学官方网站!

国内手写登机牌

上周遇到了一桩稀罕事,其复杂程度超出了国内客票系统的认知,最后不得不以“手写登机牌”来收拾残局。在全球民航界,“手写登机牌”都是解决问题的最后手段——除非遇到断电,现在大家已很难遇到。

这件事情的起因要从“延误”说起。那本来是一个普通的周末飞行,拉总的计划是利用海航随心飞在周五晚上飞到西安,周六利用东航随心飞去趟花土沟。因为随心飞当天只能在同一机场起飞一次,所以当晚需赶到昆明。周日再混合两家的随心飞,经南宁回北京。

这个如水晶般完美的行程,在MU2145经停西宁时变成了狗屎。当天经停下机之后,屏幕上赫然出现了“禁航”字样。地勤妹妹要求大家在大厅等候,因为她——也不知道要等多久。

没有预告的禁航一般是军事原因,例如打仗。其它各种事项,或多或少都会提前通知,或者至少说明原因。但当天并未对印度开战,拉总看看飞常准,发现在拉萨、玉树、格尔木线路上都有延误。当时觉得问题不大,可能任务结束后就会放行。

然而一个小时之后,拉萨玉树格尔木都恢复了正常,却唯独不见MU2145放行。这不免令人担心。与地勤妹妹聊天,她说,“这条航线经常延误。”但一般延误多久呢?——没准。

蓝眼睛的地勤妹妹非常温柔,但这并不能促成MU2145尽快起飞。这架飞机的基地在西安,当天广播说要在西宁更换机组。但新的机组一直看不到影,拉总觉得有必要采取预防措施了。

所以在延误了一个半小时之后,拉总自购了一张华夏西安-南宁的机票;以预防晚间在西安无法接续祥鹏航空8L9886时,赶到南宁去截胡最后一趟海航。拉总手里的东航随心飞年底到期,然而海航随心飞还有半年时间,因为“三次不飞”被终止,那可就倒血霉了。

过了12:00之后,西宁机场的航显屏开始“死猪不怕开水烫”,它不肯再预计时间。飞常准则以“每次推后两小时”的步骤,先后将这架飞机推迟到14:00、16:00和18:30起飞……乘客开始着急,纷纷围攻地勤。

对拉总这种“明白人”来说,求人不如求己。这是花土沟机场当天唯一的航班,它自西安飞抵花土沟之后,更换航班号跑一趟敦煌,回来后再经西宁飞返西安。如果它取消敦煌行程的话,晚上23:00之前也许可以赶回西安。

果然,不多久看到,花土沟-敦煌的往返行程都被取消了。无聊地在机场闲逛,一边四处乱拍一边盘算如何应付各种可能。一位河南老乡经常乘坐这个航班,据他估算花土沟行程取消的可能性不大。不论是哪位大爷封路,“顶多到六点钟他们下班,也就该让咱们飞了”。

那很好,那就死等!无论如何今晚也要回到西安。等到首航的大兴-玉树返回后回了大兴,等到长龙来了亚运会又来了诗画江南……下午五点半左右,终于看见机组拖着箱子走到了值机柜台。所有人都燃起了希望;连拉总也觉得,应该通知东航和祥鹏,那两段偶不飞了。行行好,看它们能不能不要记no show...

之所以决定放弃,是因为西宁-花土沟单程至少需要两个小时。当时拉总认为半夜十一点之前,这架飞机铁定回不到西安了

但是造物弄人哇!退了东航机票之后,跑到登机口问蓝眼睛妹妹。突然得到的消息是,因为从花土沟回来已经太晚,这架飞机将不返回西安。而是另外调用了一架飞机,准时执飞MU2146的后半程!至于今天这架MU2146上需要去西安的旅客,将“被勾到”次日早晨。

小编听闻,如五雷轰顶。回过神之后打开飞常准,发现MU2146果然显示为21:56到达,19:10起飞——开玩笑是么?为什么不早点儿通知呢?东航每两小时准发送短信推迟MU2146,但它就是不说实际的后半程“改到明天早上”的事情。

花土沟已经天黑,飞过去已无意义。但如果两段海航都no show,外加损失一张500块钱的华夏(这机票当天上午查看时247,中午买的时候500块!),这是拉总不能承受的伤痛——当即决定:保信用,回西安!

蓝眼睛妹妹很友好地帮助我与东航协调,拉总也立即将这个噩耗通知了两位刚刚认识的随心飞好友。然后,就义无反顾地从“反悔出口”回到了登机柜台。

西宁机场属于西部机场集团。东航虽在此有基地,柜台却没有工作人员,需要地勤代为沟通。包括值班主任和头等舱柜台的两位妹妹在内,三人均花费了大量精力才明白了拉总复杂的境遇。总之,那就是一位延误乘客需要在经停站放弃后半段改签到当天已购机票的后半程上——或别的航班也行,当时西宁-西安有三个东航航班。

但是遇到了严重的问题:放弃MU2145后半段固然简单,然而东航的系统却坚持认为拉总已经在MU2146上飞行,所以无法改到“补班的MU2146后半段”上。飞机还是西宁趴着,拉总是怎么飞上天的呢?奇怪!

为什么会发生这种情况?不知道。也许,包括东航在内的整个中航信系统,都不认为会有人这么无聊地飞行吧——你当天去了花土沟,当天回来做什么?送快递么?

各种办法使尽,包括由东航电话通知花土沟取消拉总的值机,地勤人员还是没有办法打印出登机牌。拉总是见过世面的人,知道在这种情况下需要准备周全,于是打开手机,开始准备自购西宁-西安的机票——钱不是问题,但关键是不能被记no show哇!……

或者参照在国外的经验,我对忙得满头大汗的值机人员说,“不行你们就手写登机牌吧……”,反正这个行程,东航是认帐的。

于是有了这张珍贵的手写登机牌。只不过,除了中文姓名之外,其余还都是“印刷”体。头等舱值机妹妹解释说,这是因为英文名称现在她们可以“输入”,因此只需要手写中文姓名。

总之,也不知哪位“大爷”禁航导致八小时延误,不靠谱的东航换飞机不通知,以及西部机场集团耐心的服务,成就了拉总梦一般的经历。这张手写登机牌,值得永久收藏……

再次进入候机楼后,“当天的MU2146”机组正在登机口等开门。机长很友好。直到与他确认了之后,拉总才彻底放心。而6号登机口的MU2145,还停留在“延误禁飞预计12:00”的错误航显上……

回到西安之后,看着航旅纵横给出8L9986催促登机的信息,哭笑不得,五味杂陈。好好的一个周末……因为延误,因为没人通知换飞机,就白白地损失了两段“信用”!还自贴五百元被迫购买了一张机票。所以,西宁机场的那张“过站登机牌”,有人愿意收购么?